产业链示警!留给中国的产能不到6亿部!智能手机制造业转移地变成印度、巴西?
2019-08-13 10:11:45
  近日印度媒体报道称,OPPO将扩大印度大诺伊达工厂产能,计划在2020年将产量翻倍。OPPO将扩大印度大诺伊达工厂产能,计划在2020年将产量翻倍。8月9日,OPPO宣布其位于印度大诺伊达的制造工厂已成功完成第一阶段的计划。目前该工厂每月生产约400万部智能手机。该公司计划到2020年将月产量翻一番,这意味着该工厂每年可生产9000多万部智能手机,这家工厂生产的手机主要面向南亚、非洲和中东国家出口。

  与此同时,根据巴西圣保罗州州长若昂·多利亚最新透露的信息,华为计划未来3年内在巴西圣保罗投资8亿美元兴建一座工厂。这一消息得到了华为公司的确认。华为计划未来三年在巴西的圣保罗州新建一座工厂,用来生产新一代通信标准“5G”的基站等,预计投资8亿美元。华为在一份邮件中对外媒表示,新工厂也可能会生产智能手机。华为称,这笔投资将于2020年至2022年进行。

  华为已在巴西开展了21年的业务,在圣保罗州有一家为电信基础设施生产设备的工厂,拥有2000名员工。为加快5G建设,巴西计划于明年3月举行第一次5G频谱拍卖。

  而与之相对的是,中国信通院发布报告称,7月,国内手机市场总体出货量3419.9万部,同比下降7.5%,其中5G手机7.2万部;1-7月,国内手机市场总体出货量2.20亿部,同比下降5.5%,5G手机7.2万部。7月,国产品牌手机出货量3194.2万部,同比下降9.2%。

  近年来,中国智能手机制造业往印度迁移已经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从2014年只有两家手机制造商到2019年的268家手机及配件制造商,促使印度销售的95%手机都在国内生产,“印度制造”正引发关注。移动行业组织ICEA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印度268家手机和配件制造商共雇佣了大约67万人。

  而全球智能手机巨头三星,2018年7月在诺伊达建造了世界上最大的手机工厂。这处新设施的目标是将诺伊达的手机产量从每年6800万部增加一倍,达到每年1.2亿部,分阶段扩张将于2020年完成。

  实际上,如果三星的印度扩产计划没有执行之前,全球第二大的智能手机生产国是越南,由于三星和LG的智能手机生产基地都集中在越南,越南已经连续几年的智能手机生产量超一定要了2亿部,仅次于中国内地。

  不过随着中国品牌手机厂商聚集的印度诺伊达智能手机产能基地日渐形成规模,几乎大部分原来从华强北商圏阵营的供应商,都把产能迁往了当地配套,成为了当地智能手机制造业的重要基础,并基本上完成了周边零组件配套。

  另外,在苹果和小米的推动下,苹果已经开始在其供应商Wistron位于班加罗尔的工厂组装iPhone7。而今年8月份苹果iPhone X也要在印度甘吉布勒姆量产。这里曾是帮诺基亚代工的工厂,2014年,富士康因为诺基亚关闭工厂,资遣了相当多印度当地员工,当时,一度发生严重抗议、员工拒不关厂,双方关系紧张。

  现在,老厂区生产的iPhone已经在生产线制造,员工约2000人。在厂房旁边,吊车工人还在忙着加盖手机品牌小米的零组件仓库。富士康也在这里帮小米生产内销印度的手机,员工人数已达万人,这是它协助小米站上印度手机龙头的秘密基地。

  仅管多年的停摆,让甘吉布勒姆的智能手机制造业基础几乎完全消失,配套的供应链也完全打残,但那也基本上是原来功能机时代的一些淘汰产能与厂商。富士康重建这个产能基地,肯定会吸引一些配套厂商,重新利用当地原来留下来的一些制造业基础资源,恢复过往的竞争力。

  虽然相比起诺伊达的中国智能手机品牌供应链聚集速度要慢了很多,而且苹果供应链企业的布局速度与流程,也无法与中国智能手机品牌供应链厂商的速度相提并论之外,苹果自己的品牌效应,仍然会吸引全产业链积极配合苹果的供应商资格认证,去当地为之服务配套。

  事实上,由于智能手机制造业的技术成熟,以及工艺流程标准化和自动化程度越来越高,影响智能手机制造竞争力水平的关键设计部分,也日渐趋同,让智能手机制造业的进入技术门槛和量产过程管理门槛都降到了行业周期的低点,极大的智能手机制造业转移难度。

  也正如此,以前以接近市场端为竞争力的智能手机制造业转移中心是中国内地,而现在这个局面在全球市场上开始出现转变。

  根据李星与产业链相关人士控讨后发现,智能手机制造业未来的转移因素,仍然是在成本竞争力上面,因此,除去了设备优势之外,产业链资源整合与市场环境资源整合,将会是未来几年智能手机制造业转移的主要方向和特点。

  而据李星在全产业链的观察中发现,由于中国内地的互联网技术高度发达,因此一些智能手机产业链上的上游核心元器件与材料厂商,受沿海城市政策环境的挤压,正在往中国内地二线地区转移。

  特别是一些具备自研知识产权,又需要实际制造产能的元器件和材料厂商,他们即需要让科研人员有能力在产能落实地能够稳定安居安心的工作,又需要让自己的产能能够符合当地的环保政策保护,而不至于被产业政策所驱赶,所以,缺乏恒定增长动力的中国内地二线地区,就成了这些企业目前最好的首选。

  而对于哪些运输成本高,产业配套压力大的中后段模组加工产能,则只能随着终端品牌的自动化组装生产线,逐市场产能集散地而迁移。也就是,哪个国家和地区支持智能手机自动化生产线组装产能进驻,并能政策性推动这些产能形成市场交易,如成为自己市场的供给方,或出口国家市场上的产能主导方,那么这些配套的中后段模组加工产能也将蜂拥而至。

  而印度无疑是继中国之后,明确提出把智能手机制造业作为印度制造主力之一的国家,印度“2019年国家电子政策”已经确定了目标,即在整个ESDM系统内促进印度国内制造和出口,进而促进经济发展,到2025年实现预定的出口目标,包括到2025年生产10亿部手机,并出口其中6亿部手机。

  印度目前有超过4.5亿智能手机用户。ASSOCHAM-PwC联合发布的研究显示,到2022年,印度智能手机用户的数量预计将达到8.59亿。

  从上面可以看出,印度已经把自己定位为与中国直接竞争全球智能手机制造业务的国家,力图抢占去中国绝大部分的智能手机制造业产能,因为现在全球总的手机产能,功能机和智能机加起来,也就18亿部左右。

  如果按印度的规划,到2025年生产10亿部手机,越南仍然保留2到2.5亿部的产能,剩下给中国市场的产能已经不到6亿部。

  而相比巴西来说,巴西并没有把智能手机制造业务作为自己的政策层面推动,更多的只是为了自己的市场配套需要而给与想要进驻的企业一些便利而已。